C

企業文化

ORPORATE CULTURE

首頁 > 企業文化 > 文化園地 > 正文

文化園地

綠色在延續
  來源: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4-06-12 08:25:4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+  A  A-

        聽到謝紅軍老人去世覺得有點突然,因為不久前還見到他在散步。種了大半輩子樹的他,生命雖消失了,但他身穿中山裝、頭戴多角帽的模樣卻留在了這郁郁蔥蔥的樹林中。每當春暖花開、綠色盡染,總能讓人想起那代人為了理想而奮斗的場景。
        1965年九O五建廠時這里茫茫戈壁、風沙肆虐,職工都住在低矮的窯洞里,晚上睡覺時要在被子上蒙一層塑料布,早晨起床要先把沙塵抖掉,風大的時候得戴口罩睡覺。為此,廠領導把植樹固沙作為改善生活環境的突破點,組織職工白天在工廠生產,晚上種樹澆水,以極大的熱情和勇氣在沙漠里擠占出適合人們生存的環境。正是這時,謝紅軍從北京有色院調來加入到這支隊伍中。他說:“那時候養活一棵樹要像養育一個孩子一樣,干旱少雨的自然環        隨著來廠參加三線建設人員的增加,職工家屬的吃飯成了問題。因為在計劃經濟時代,只有城市戶口的居民每月憑票買糧油,一些技術人員和工人的妻子、孩子沒有城市戶口就沒糧吃。當時企業領導決定自建農場,自種糧食養活他們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謝紅軍帶領家屬在荒地上開墾出了一片農場,現在的蘋果園小區至洗澡堂的位置是果園、菜地,工會后面是一片麥浪滾滾的莊稼地,多功能廳的位置是農場部養豬、做豆腐、打谷的場所。每年從春到秋,謝紅軍帶領近百名家屬揮灑汗水、耕耘土地,在生活區留下了馬車隊、拖拉機班等與種糧有關的地段名稱。由于當時農場實行記工分、多勞多得的激勵辦法,曾出現職工下班、孩子放學幫著家里人到田間澆水、施肥、打麥場的火熱場面。直到后來,在企業領導的努力下,這些家屬的戶口問題得以解決,農場才退出歷史舞臺。這位1955年參軍、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,在這里同樣體現出了實干吃苦的本色,特別是在1978年那場樹木災害之后,他和同事嘗試引種其它樹種,采取混種的方式增加樹群抗病力,形成以刺槐、國槐等優良樹種為主的綠化林。隨后,他和同事又參加了花園式工廠建設活動,為公司捧回了“全國綠化先進單位”的牌匾,實現了幾代人在沙漠中建成綠洲的夢想。
        謝紅軍老人話不多,語調不高,與普通老人沒什么不同,但他對廠區樹木的感情重于任何人。他清楚地記得廠區“年齡”最長的槐樹是49歲,在老分析室樓前,最老的毛白楊是1965年栽種。唯一的、年齡最長的水曲柳樹是建廠時就歷經風沙挺立在那里,位置在現工會樓右側路旁……這些遙遠的記憶隨著老人的逝去已散落在歷史的風塵中,值得老人欣慰的是他們開創的這塊沙漠綠洲,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中,綠色一直在傳承、延續!

【瀏覽次】 關閉

上一篇:我的“萌”姥爺
下一篇:我的朋友

www日韩精品一区二区